青島銀巢機械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 首 頁 > 資訊動態 > 行業資訊

定見未來:豬業產能釋放期到來真正意味著什么?

2018-02-07

管理大師彼得-德魯克把20世紀末稱為一個“非連續性變化”時期。非連續性變化的體現就是一系列看似毫無關系的變化,比如牧原秦英林剛創業,大北農邵根火還在當老師,溫氏還沒有正式養豬,新希望考慮是否上市,規模化養殖的概念是不是騙人的等,這些人、企業甚至理念未來都需要很長時間適應這種非連續性。而到了21世紀初的幾年中,養豬產業開始從非連續性時期進入了一個長期的連續變化階段。在隨后十多年他們都紛紛成為產業結構的頭部企業,同時通過上市進入資本運作階段。可以說,它們養豬產業進化過程中的受益者,是養豬產業進化的必然產物。為什么這些養豬企業或者飼料企業成為產業進化的受益者呢?我相信是很多人會疑惑或者尚未思考過的問題。

在上一篇《定見未來:養豬結構高度集中的新副產物是什么?》中曾有一個觀點:“任何現象背后都有一個支撐現象發生的邏輯,而邏輯產生過程的底層還會產生一個副產物,往往這個副產物代表了下一輪的趨勢”。也就是說,以上這些跨過“非連續性變化”的養豬企業都會及時看到“副產物”,比如大北農的技術化營銷驅動,就是基于新希望、正大等之前的現象背后的邏輯思考出來的;再比如新希望上市,他看到了新希望之所以發展這么快,劉永好成為首富是經濟改革政策釋放的紅利。而這個經濟政策背后的邏輯是什么,會有什么副產物呢?就是走向資本市場,即得利。所以說跨過非連續性變化是每一個企業必須面對的問題。

跨過非連續性的邏輯是什么呢?如果你有條件可以去看一下混搭大學創始人李善友的文章或者講課,他有更專業和詳實的介紹。今天就給大家分享一下《定見未來》這本書中的一個觀點,即“期望來得總是比較慢”。怎么理解呢?我先舉一個行外的例子。

先看第一個例子,比如歐洲文藝復興發生在14世紀,但到了18世紀文藝復興的效果才迎來劇烈的反應,帶來歷史性的變化,才產生了工業革命。也就是這次文化運動進化了400多年才迎來真正的爆發期。再看另外一個例子,上世紀60年代就有計算機,但計算機真正的爆發是40年之后才到來。也就是說,每一個跨過非連續性變化的企業都是抓住了快到來的爆發期之前一個節點。

回到我們養豬產業,就像在上篇分析問什么牧原發展這么快?很大程度上一體化養殖模式的快速發展,是建立在產業基礎設施越來越完善的情況下。牧原則從成千上百萬的小散戶(秦總也是20頭起家)中脫穎而出,成為了中國第二大養豬企業。

可以說牧原是成千上百萬中小養豬戶做的最為優秀的那個,好比一個省里面就有一個靠上清華北大一樣,的確值得敬佩。就是因為秦總抓住了上市的節點和產業基礎設施逐漸完善的機會,好比那個爆發點快要來的時候,你擁有了資本優勢,擁有了基礎優勢,此時對你來說,唯一的條件就是你能否發現了它并有勇氣行動。所以跨過非連續性變化的第一點就是要觀察到即將到來的“爆發點”。

不過,今天我想從假設的角度談一個話題,就是目前正在規模化擴張的養豬企業如果都順利跨過了“非連續性變化”,也就是產能釋放后會帶來什么樣的產業面貌?發生時間應該在2019年前后。我相信很多人都對此做過思考,但我說了這是一個假設,僅供參考。

如果產能釋放后,養豬企業經受住了市場考驗,也就驗證了目前每個養豬企業的系統支撐規模化、標準化發展的方法是可行的。根據非連續性變化的原則,自然就會產生新的副產物,也就是產業結構會再次加速優勢和聚集。因為系統得到驗證后,每個企業會在優化的過程中再次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如此一來的話吞噬市場的能力進一步加強。此時會發生什么?所有的養豬企業會再次碰到新的“非連續性變化”的考驗。通俗的講當成本優勢沒有了,效率差不多的時候,比如大家成本都是5塊錢,都是MSY達到了28,每頭豬賺的錢差不多,此時之前支撐目前的系統則需要再次進化,不進化則會帶來新的成本壓力。

所有產能釋放期的到來,看起來是一次模式的驗證、市場的聚合,但同時也滋生了新的挑戰。而下次非連續性的挑戰的難度遠遠要高于之前的每一次,就連斯密斯菲爾德都沒有跨過去。

轉自愛豬網

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网络棋牌游戏软件